这么多年来

2016-11-22 16:11

  陈春薷:农行纪检部门的调查结论是:举报问题不存在,两级检察机关的调查结论是“没有证据证明被举报人有犯法事实,但有违游记为”。

  陈春薷:2005年,唐山市丰润区检察院给了我一份书面考察讲演,在我看来,呈文中的事实跟结论是相互抵触的。唐山市检察院的调查结论并未波及贪污行贿这局部内容,涉及的“造成国有资产散失”这块内容我后来才晓得检察机关不管辖权,这方面的调查应由公安机关负责。基于此,我对丰润区、唐山市两级检察机关的调查论断不予认可。

  华商报:受理部分有无调查结论?

  陈春薷:呵呵,我认为有人用倔强、偏执、死钻牛角尖形容我太不堪设想了。贪腐分子贪污了征税人的心血钱,假如大家都不出来举报,任由他们胡作非为的贪赃枉法,社会风尚将败坏到什么田地?国家还哪来的法治、公温和正义?说我偏执、执拗对我太不公正了,稍有正义感的人都不会这样说。当然,我也不同意过高的评价,说到底,我就是一个一般老庶民,举报完整是为了保护我的正当权利。

  四年申诉

  陈春薷:这么多年来,我在心里始终对本人说:我是清白的,贯彻始终就是成功,这个信心支持着我一路申诉下来。我的申述目标一是为国度挽回丧失,二是证实我无罪。

  华商报:这么多年来,是什么支撑着你一直申诉?申诉的终极目的是什么?

  华商报:12年揭发之路艰苦漫长,8年申诉之路崎岖曲折,有人以为你意志坚强,信念动摇;有人感到你顽强、偏执、逝世钻牛角尖,你如何对待外界的这些评估?

  华商报:不信任银行内部调查成果尚可懂得,为何你对唐山市丰润区检察院、唐山市检察院两级检察机关的调查结论都不认可?

  只为拿到彻底无罪裁决